甲骨文:让我们从记住一个字开始

2022年10月11日 by 没有评论

相比于良渚和二里头遗址,殷墟极为幸运。甲骨文的发现,不仅使得世界上最苛刻的文明质疑都无话可说,也大大增强了每个使用中文的当代人的认同感和自豪感。

但是,在网络化、碎片化传播环境下,这种自豪尚未与现代汉语的使用水平、与文化力、与安阳联接得更为紧密,进而产生明显的社会价值和公共效益。那我们应该瞄准什么目标?谁来完成这些工作?安阳应从中受益吗?

文化遗产传播方法,分为不同的阶段。以“殷墟与甲骨文”来说,目前仍处于对真实性的巩固和价值科普过程中。判读进入下一个阶段的转换节点,就是看是否只会使用“宣传”手法,是否还在“科普”上打转转。

全新的传播目标,肯定会着眼在加大公共文化产品和商业文化产品的应用。此时,社会力量与安阳,都可以细化出各自独特的功能;而对于安阳这个老资格的历史文化名城来说,主动的、持续的、与当代社会和人的生活行为关联起来的甲骨文活化传播,无疑会再次加大其“名”的分量。

每一个现代汉语文字,都有来历;每一个甲骨文,都形意兼备,可以讲出故事。在未来十年,新识别出的甲骨文文字肯定越来越多。那我们大胆设定一个可行而浪漫的公共文化目标怎样——从文字博物馆、从殷墟离开的人们,从此会用一个甲骨文“字”,能讲出“为啥这么写,今天变成了啥样?我为啥想记住这个字?”

难吗?我亲身体会,只需多停留10分钟。但10年!那得有多少人可以记住、可以讲?

坚定文化自信 展现中国底气“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这6年来,在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的引领下,我国的文艺创作走向空前繁荣。展望“十四五”,新时代的文艺必将继续全面开花,结出累累硕果,迎来更美好的春天。【详细】

如何打造脱贫攻坚题材文学精品?人民网文娱部邀请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研究员何向阳,贵州省文联、作协主席欧阳黔森,河北省作协主席关仁山,为我们讲述“脱贫攻坚题材报告文学创作工程”的历程和收获,分享创作心得和感悟。【详细】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