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记者行:一位老公安的老照片和奖状

2022年7月1日 by 没有评论

荆州新闻网(特约记者 施良茂)今年5月25日,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我不由想起我的父亲,建国后沙市第一代老公安英模。今年是我父亲逝世30周年,在这特别的时刻,我们十分怀念在九泉之下的父亲。

我的父亲施鹤轩,湖北咸宁人,生于1926年1月27日,卒于1992年8月6日,享年66岁。解放前,在药铺当过学徒,也在周华昌酱园(位于沙市胜利街尾青龙台附近)当过帮工。解放初期,他曾读过两年私塾。

1950年父亲参加民兵,从事当时的“清匪反霸”工作,因为在工作中英勇无畏,他被评为“治安积极分子”。由于父亲有点文化,同年被调到原沙市公安局胜利派出所当民警,并加入中国,后任副所长、所长。

从警十五年时间里,父亲经历了土地改革、反革命、肃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运动。他先后在中山横街(巡司巷内)、胜利街、通衢路、解放路、水上派出所、沙市公安局(位于沙市胜利街九十铺附近)工作过。

在孩子们的印象中,从没有看见父亲什么时候休息过,往往天不亮就走了,晚上也不知道他什么时间回来。甚至,好几个月都见不到父亲回来,每次都是母亲牵着我或者其他兄弟姐妹,到派出所给他送日常生活用品和换洗衣服。可一到派出所(中山横街巡司巷内),就看见他不停地打电话,似乎忘记了我们的存在。当时,家里已有五个小孩,母亲整天忙于生计,只有奶奶照顾我们。

也许是职业习惯,父亲在我们面前很少有笑容,也很少和我们讲话,更少讲工作上的事情,对母亲也是如此。他对我们要求极为严格,从来不准我们拿别人的东西,占人家的便宜。即使他在家的分分秒秒,他都背着手在屋子里,沉默无语,来回踱步,思考工作上的问题。

1963年,我家又添了一个妹妹,兄弟姐妹六个,生活极其艰苦,缺衣少食,严重营养不良。我身体很不好,三天两头发烧、咳嗽,每次实在挺不住了,总是母亲带我上医院看病,父亲一次也没有带我去过医院,那时我甚至有点恨他。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们家,家大口阔,缺吃少穿,怎么办?母亲带我们到处找野菜,到农民挖过的红薯地里找小红薯或红薯根充饥。沙市搞开荒自救运动,父亲也曾带我挖过野菜

我父亲的嗓子很好,听他的同事说,他很会唱戏,但我从未听到过,偶尔听他吹过口哨,他的口哨吹得很好听,但听他吹口哨的时间极少。他一心扑在工作上,严于律己,在我们的心目中,他是一个英雄,一个用思想武装起来的公安干警。

在五六十年代,夏天天气很热,没有电扇,晚上乘凉都是把竹床、门板拿出来,到院子睡,父亲偶尔回来,在乘凉时与同辈大人聊天,他很慎重,只和他熟悉正直的人聊天,偶尔讲到公安局破案事情,他很兴奋,他说每破获一个案件,就觉得再辛苦、再危险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父亲从警十几年来(1950年1965年),他和公安干警们破获了大量刑事案件:包括经济、盗窃、抢劫、、凶杀、敌特案件等,从我们整理他生前的遗物中,我看到他获得了上级部门颁发的很多荣誉和奖状。这些荣誉和奖状,他以前从没给我们讲过。

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的,但也是闪闪发光的一生,他一生从事过公安、企业、工交、工商等多行业的工作,干一行爱一行,在哪里工作,都能干出成绩,在哪里他都一心扑在工作上。即使在受到摧残的“文革”时期,他仍然热爱毛主席,相信党组织!

父亲退休后爱好书画、文学。偶尔,他也写写诗,抒发一下乐观的心情,这是他写的《晚霞颂》:九月金风爽万家,雀噪蝉鸣颂晚霞,莫道秋深春色减,霜叶红似二月花。

1、凡本网注明“来源:荆州新闻网、荆州广播电视台”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荆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荆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