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能足校的十字路口

2022年7月5日 by 没有评论

位于潍坊市坊子区的山东鲁能泰山足球学校,被誉为中国足球的黄埔军校。1999年7月,鲁能足校在潍坊市坊子区正式成立,在22年的时间里,为中国足球各级国字号球队输送球员超过200人,既有刘金东、韩鹏、周海滨这样的泰山名宿,也有以买提江、韦世豪等人为代表的国脚级球星。

2020年6月,山东省电力公司与济南市人民政府签署鲁能体育股权划转框架协议,鲁能足校被划转至济南文旅。在这之后,这里依旧保持了鲁能二字,继续以泰山队后备力量人才基地的身份运行着。走过建校的22个年头,鲁能青训依然是中国足球青训领域的排头兵。但在未来的日子里,鲁能青训能否延续以往的强势,没有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

济南文旅集团入主后,泰山队在中超赛场上表现出了不错的势头。2021赛季第一阶段,泰山队10胜3平1负,以总积分第一的身份进入第二阶段比赛。本赛季,不少球队都面临外援无法归队的状况。人员相对齐整的泰山队,夺冠希望不小。

但这支球队的未来走向如何?依然是个未知数。在现有的背景下,泰山队想要重现佩莱、费莱尼这样的大手笔引援,并不现实。因此,未来泰山队想要保持当下的竞争力,利用手中青训资源的优势,打造一支高水平的本土球员班底,辅以高性价比的外援,是最具可行性的路子。

实际上,即便是泰山队最鼎盛的时期,刘金东、矫喆、韩鹏、周海滨、崔鹏、吕征等青训球员的作用也至关重要。简言之,泰山队的未来路在何方,青训将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股权变更之后,鲁能足校在管理层迎来了人事变动,原主管鲁能足校事务的党委书记、常务副校长刘宝玉离任。

在刘宝玉任上,鲁能于2020年聘请葡萄牙人西蒙担任青训总监,与之签署了一份3+2的合同,并制定了视野2025的五年发展规划,准备对鲁能青训的培养模式进行新一轮的改革和升级。这一年,同样是鲁能青训实施国际对标策略的元年,这也是其背后母公司国家电网一直以来所坚持的,意指通过与诸如拉玛西亚、阿贾克斯这样的世界顶级青训机构进行细致的综合对比,全面提升自身的运营标准,进而实现更好的发展。

在俱乐部层面,国家电网投资泰山队的最后一个赛季,担任鲁能体育文化分公司党委书记、副总经理的谭朝晖,曾经在鲁能足校掌舵多年,对鲁能青训十分了解,也一直致力于发掘鲁能青训出产的优秀球员为泰山队所用。

伴随济南文旅集团的入主,国家电网的高管纷纷离开,无论是俱乐部还是足校,鲁能青训未来会作何发展?又能否得到过往一样的支持力度?这一切都有待时间的检验。

2018年底,亚足联首届精英足球论坛上,鲁能足校荣获年度青训学院的荣誉,成为亚洲第一座一星级足球青训机构。鲁能青训之所以能够获此殊荣,不仅是在梯队实力、输送球员上成绩显著,在软硬件设施上更是堪称优秀。

随着足球青训在国内逐渐受到重视,鲁能青训的竞争力比以往有所下降,但依然处于国内足球青训行业的领先位置。一方面,很长一段时间里,鲁能青训的名气依然能够吸引高水平苗子加入;另一方面,为了保障球员的发展,鲁能青训在软硬件设施配备的投入上,在青训层面是非常高的。

2019年,前比利时足协技术总监、现任中国足协技术总监克里斯曾造访鲁能足校。在参观完这里的全部设施后,满意地对鲁能足校领导连声说了数个Impressive(令人赞叹)。在鲁能足校,除去26块高规格足球场地外,还配备了医疗康复中心、大数据系统等多项设施,全方位为球员的成长保驾护航。

除去硬件设施上的大手笔投入,在其余方面,鲁能足校同样投入不小。在疫情暴发之前,为保障球员比赛的质量,鲁能青训每年都会积极推动梯队的海外拉练,大年龄段会前往欧美进行拉练、竞赛,而小年龄段梯队则会前往日韩进行交流。每年七月底至八月初,鲁能足校会举办潍坊杯国际青年足球邀请赛。目前最后一届举办的潍坊杯上,狼队、西班牙人、博卡青年、桑托斯、鹿岛鹿角等多支海外高水平青年球队参赛。在球员的教育上,鲁能足校也建立了自主学习中心,引导球员的文化课学习,并引进智慧教室,激发球员的学习兴趣。

2020年初,泰山队在召开媒体恳谈会时表示,俱乐部每年的总投入中,青训投入要占到20%,这是十分难得可贵的。毕竟在一线队上,投入会在短期内就收获回报,但青训是一个漫长的周期,未来的不可控因素也更多,必须多年的坚持才能开花结果。

鲁能足校的前身为潍坊电力职业学院,隶属国家电网资产,目前与坐落于济南市市中区的俱乐部基地一样,属于济南文旅集团借用。在结束5年的过渡期后,济南文旅集团就不再享有这里的使用权。未来鲁能足校能否继续留在潍坊,目前同样是未知数。

去年,在济南文旅集团将接手鲁能足校的消息传出后,鲁能青训便进行过梯队规模的缩减。在过去,针对球员发展曲线的不同,足校往往会在一个年龄段配备两支梯队。但在济南文旅集团入主后,这样的规模对足校的财政开支会带来不小的压力,梯队规模的缩减,因此势在必行。这种做法,尽管在一定程度上符合球员发展培养的金字塔模式,但也会造成部分潜力球员的流失。

2020年8月25日,由2001、2002两个年龄段球员组成的鲁能U19黄队,只将其中的小部分球员调整至U19红队,其余球员全部离开鲁能足校,黄队就此宣告解散。

令人欣慰的是,不少球员在离开后,实际上发展得非常不错。司职中后卫的宗可一,本赛季在中甲球队北京北体大坐稳主力,并入选中国国青队U20。司职中场的张祥硕,本赛季则加盟中超球队沧州雄狮,在对阵广州城的首秀中,张祥硕发挥出色,获得了不少球迷的赞赏。

客观角度去看,结合当时的情况,上述两名球员被鲁能足校放弃可以理解,毕竟在当时,鲁能青训2001年龄段的精英球员几乎都集中在U19红队,这两名球员在当时并不能算是鲁能足校的重点培养目标。但另一方面,这两名球员在足校期间,还是展现出了一定的实力,宗可一是鲁能2001年龄段身体素质最好的球员之一,有极强的身体对抗能力;张祥硕则有着不错的脚下盘带能力,踢球很有灵性。

对泰山队而言,这两名球员最终散落在其他球队中,不能为自己所用,这不得不说是个遗憾。

济南文旅进来之后,足校梯队规模缩减,是情有可原的事情;退一步讲,确实也不是每一个出去的球员发展得都很好。我个人认为还是保持原本梯队的建队规模更好一些,毕竟十八九岁的年纪,以后很多事情都不好说。一方面讲,看到这些足校出去的孩子发展得不错,心里非常欣慰;但另一方面讲,最后他们还是没能为泰山队效力,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一位曾供职于鲁能足校的X先生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近年来,鲁能青训一直都没有U19组别全国冠军的入账。能够在泰山队一队有稳定出场的年轻球员,也只有段刘愚、郭田雨等少数球员。因此,不少人也在质疑鲁能青训的含金量,怀疑其是不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小将石炎本赛季发挥出色,有限的出场时间内攻入2球,有力地回击了这种观点。

如今征战中乙联赛的中国国青U20,从另一个方面也可以印证鲁能青训的人才济济。本赛季,中国国青已经先后征召8名泰山队的年轻青训球员,除去租借北京北体大的田玉达以及不再隶属泰山队的宗可一、刘俊贤,鲁能青训总共有11名球员入选。

这批球员在同年龄段是佼佼者,但想要在未来成为出色的职业球员,以现在的水平是远远不够的。如何让这些球员多踢一些有价值的比赛,对球员的后续发展有着关键影响。

2019年,西班牙人青年队主教练加里多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在西班牙,青年队球员每年要踢30场联赛,还有国王杯和青年欧战的赛事,如果球队表现得更好,比赛锻炼的机会也会更多。

而在国内,青年队比赛匮乏,U19青超与职业联赛的衔接问题都是老生常谈。本赛季,泰山队U21和U19两支大年龄段梯队的球员,除去全运会预赛,便再无任何正式比赛的锻炼,只有部分球员能够代表国字号参加中乙或是U18联赛的比赛(U21、U19联赛目前由于疫情延期)。大部分时间,这批球员的日常只能在训练中度过。

作为青训球员向职业球员过渡的关键时期,比赛机会的匮乏,对球员带来的影响是致命的。

客观来看,本赛季由于疫情影响,国内青少年赛事的重启并不顺利。在2020赛季,在疫情形势更为严峻的情况下,鲁能青训多名球员依然得到了外租锻炼的机会。本赛季,在18-20岁的球员中,只有田玉达、谢文能、易县龙、石炎、刘国宝、闫添颐被外租至其他球队。这其中,首次被外租培养的,只有刘国宝、闫添颐。在泰山队其他年轻球员中,实际上还有很多球员具备参加职业联赛的能力,也需要正式比赛的锻炼。

你可以看看宗可一,这小子现在进步非常大。我记得他离开足校前不久,在一场热身赛的开场二十分钟时间里,他连续两次在危险地带犯规被提前换下,但是本赛季中甲的比赛,无论是和外援对位,还是面对进攻群的轮番冲击,他表现得都比较稳定。如果没有去年中乙的锻炼,他肯定不会有现在的进步。所以说,我希望泰山队能够将这几批年轻球员大规模租借出去,或是组织他们多打一些有质量的热身赛。X先生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

如今,伴随国内各队对青训的愈发重视,鲁能青训在国内的领先地位也逐渐遭遇挑战。恒大青训、绿城青训、富力青训、申花青训等多家青训,都有着强劲的实力,也有明确的技战术风格。而在低年龄段中,伴随着董路的足球小将的兴起,鲁能足校同样感受到了明显的竞争压力。

在泰山队一线队层面,如今主力球员框架中,除去刘洋、段刘愚和郭田雨,其余球员均为1994年之前出生。球队对于新老交替的需求,也需要鲁能青训保持过去一样的高标准。

因此,鲁能足校在过去一直都在尝试变革,2020年伴随西蒙的视野2025规划,鲁能青训计划通过五年的时间,培养出一批在国内职业联赛中活跃的顶级球员,甚至是有实力立足五大联赛的球员。

要通过所有人的努力,让鲁能足校成为世界一流的足球学校,而不是仅仅以中国一流为目标。目前我们有足够好的基础设施,有充足的人员,有资源的投入,我们有信心让鲁能成为世界一流的足球学校。2020年,在接受《足球报》采访时,西蒙如是表示。

鲁能青训未来能否得到保留?答案是肯定的。2016年年底,在全国青少年足球工作总结会上,中国足协就曾明令规定,职业俱乐部的准入与其梯队数量挂钩。

未来,鲁能青训能否保持过去一样的竞争力?毋庸置疑,借助于过去打下的夯实根基,鲁能青训如今依然是国内的顶流,甚至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依然会是。但在更远的未来,鲁能青训能否平稳、顺利地延续下去?能否在原定的发展规划中砥砺前行?这一切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