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上的意大利⑨︱弗利与波吉亚教皇

2022年7月5日 by 没有评论

弗利是意大利东北部罗马涅地区的一个城市。当伫立在这座城市的市政广场边缘时,我才惊愕地发现这不是意大利城市常见的中世纪广场,而是被后世改造过。至于被谁改造,很有可能就是墨索里尼。可能也很少有人知道,这里就是墨索里尼的家乡。关于墨索里尼的记忆在这座城市中基本上都被抹去了,只是在大广场周围拱廊下的二手摊铺上还出售印有墨索里尼头像的徽章,使人联想起这座城市与二战的关系。我要找的不是墨索里尼。从小城中心往南走,不多久就走到了比较偏僻的近郊区域,在繁忙的公路旁边,有一片快要被人遗忘的城墙和堡垒,破败不堪。这里就是文艺复兴时期建造的棱堡,也是我此行要寻找的目标。

弗利城市中心广场四周建筑底层的凉廊,可以遮阳避雨,使这座广场成为人气很旺盛的一个地方

15世纪末,这座城市被两个相继的教皇家族争夺。从西斯廷四世到亚历山大六世,两个教皇都将这个城市及其所在的艾米丽亚大道当作自己的势力范围,使其与周围其他城市一道,成为教皇国的地盘。教皇将教皇国推到了与世俗领地国家一样的地位,在这个与世俗国家竞赛的过程中,教皇也变得无比世俗,甚至堕落到极点。而这个时期恰恰也是文艺复兴的巅峰时期,许多个教皇及其家族共同参与缔造了这个辉煌的时代。

在15世纪下半叶,弗利是艾米丽亚大道上的重要军事据点,控制了这里,就相当于控制了连通意大利南北的艾米丽亚大道。在教皇西斯廷四世统治时期(1471-1484),这里由教皇的外甥吉罗拉莫控制,吉罗拉莫的妻子卡特琳娜在这座城市的防务方面起到关键作用。

卡特琳娜(1463-1509)出身尚武的斯福尔扎家族。她的祖父弗朗切斯科·斯福尔扎从维斯孔蒂家族手中接过了米兰公国,开创了公国的斯福尔扎家族系统。她的父亲加莱亚佐·玛利亚·斯福尔扎(Galeazzo Maria Sforza)死后,公爵权力被叔父路德维科攫取。卡特琳娜嫁入西斯廷教皇家族之后,积极支持丈夫吉罗拉莫的政治活动,并在丈夫死后辅佐儿子防守弗利。1494年,在法国开启了意大利战争之后,弗利更是成为意大利南北的关键通道,法军南下都要经过这个隘口一般的城市。弗利的地位大大提升。

1492年,世界历史意义上是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时期,也是美第奇家族的伟人洛伦佐和臭名昭著的教皇英诺森八世去世的那年。同年,来自西班牙的波吉亚家族登上了教皇的宝座。亚历山大六世利用贿赂、威胁等手段达到了成为教皇的目的,从此,这个家族将在罗马和意大利的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长达十年之久。

同西斯廷教皇的家族类似,波吉亚家族也是大肆利用裙带关系。不过,西斯廷教皇利用的是其子侄,而亚历山大六世教皇利用的是其私生子女。他依靠两个私生子为其掌控军队和教会,一个私生女为其作为政治联姻的工具,在位的十年间在罗马和整个意大利不断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弗利由于其重要的地缘位置受到教皇的关注。他想为自己的私生子凯撒谋取罗马涅地区的领地,因此,他看上了伊莫拉和弗利。这两处地方是上上届教皇西克斯图斯四世为其侄子吉罗拉莫·利亚里奥谋取的,侄媳就是卡特琳娜。吉罗拉莫在1488年遇刺身亡,只剩下寡母独子,于是教皇想要将其领地并入到自己家族的名下。

他一开始发布诏令称所有领主对领地的统治权无效,这是针对卡特琳娜的。但是卡特琳娜并不理会,教皇只好通过武力夺取。但是,教皇并不靠自己的军队,而是借助法国军队。1499年,新任法王路易十二宣称自己的母系可以上溯至米兰维斯孔蒂家族,要求获得米兰公国的继承权,而且作为安茹家族的后代也拥有那不勒斯王国的继承权,因而发动意大利战争,南下意大利半岛夺取攻城掠地。教皇是法国国王的盟友,他希望借助法国军队获取自己想要的利益。达成协议后,他的儿子凯撒领着法国军队去攻打罗马涅地区。

在法国大军压境时,弗利找不到盟友。卡特琳娜在米兰的家族早已逃亡,威尼斯是法国的盟友,佛罗伦萨受教皇的威胁也不敢相救。卡特琳娜只好独自对抗法国大军。她命人将炮弹、武器和粮食大量运到南边的棱堡中,准备好背水一战。凯撒顺利地占领了弗利,弗利的棱堡成了一座孤城,被法国军队团团包围。凯撒多次派人劝降,都被驳回。凯撒甚至绑架了卡特琳娜的儿子——弗利伯爵作为要挟,但是卡特琳娜站在城墙上嘲讽对手,她掀起裙子,说你尽管杀,杀死了还可以生更多个儿子。就这样,棱堡支撑了很多天。双方的大炮相互攻击,卡特琳娜的棱堡顶住了一次次的炮轰,她不畏强敌,坚持斗争,一边维修城堡,一边继续战争。

最终,凯撒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命人集中炮火往城墙的某一处猛轰,才得以炸开了一条缝隙,士兵们得以攻入棱堡。这场战争差不多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卡特琳娜最终被俘,被凯撒带到了罗马,关进了圣天使堡。凯撒成为弗利的新伯爵,并连同新兼并的法恩扎、里米尼、佩萨罗等城市,也成为罗马涅地区的公爵,这些地方成为波吉亚家族的领地。

亚历山大六世年轻的时候,他的叔叔正好担任教皇,即加里斯都三世(1455-1458)。虽然只有三年的时间在位,但是成功地使年轻的外甥罗德里戈·波吉亚成为红衣主教。

罗德里戈信奉金钱的作用,他认为金钱能够帮助他实现一切想法。也正因如此,他被看成来自西班牙的犹太人。但是,利用金钱,他确实做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在英诺森八世去世后,罗德里戈一掷千金,大肆贿赂参与投票的红衣主教,使他们将票投给自己。在大笔金钱的诱惑下,许多主教都选择了他。最终,罗德里戈顺利当选,成为亚历山大六世。

亚历山大当选教皇后,醉心于数代教皇以来的军事和领地扩张政策,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子女都被他充分利用,当作扩张教皇权力的工具。他情妇为他生的长子乔凡尼和次子凯撒成为他的左臂右膀,分别担任军队和教会的职务。他的女儿卢克莱齐娅更是成为他纵横捭阖的工具。

卢克莱齐娅是当时欧洲公认的美人。她先后被嫁给过三个丈夫,每一次都是为了波吉亚家族的利益和服从教皇的战略。当亚历山大六世没有成为教皇时,为卢克莱齐娅先后物色了几个西班牙和意大利南部地方性的领主家族,但是当其成为教皇后,需要与更高层次的君主结盟。在当时的意大利,实力最强的诸侯是南方的那不勒斯国王和北方的米兰公爵。

卢克莱齐娅的第一段婚姻,教皇为她选择了米兰的斯福尔扎家族,让卢克莱齐娅嫁给米兰公爵路德维科的堂弟佩萨罗领主。然而,教皇并没有将所有筹码都放在米兰,他让自己的小儿子与那不勒斯阿拉贡家族的公主联姻。这样就平衡了与米兰的关系,不受制于米兰。同时,由于法国开启了意大利战争,并得到了米兰的支持,为了平衡意大利各诸侯之间的力量,教皇不得不与那不勒斯结盟,更何况,那不勒斯背后是一个强大西班牙王国。因而,卢克莱齐娅被与斯福尔扎家族的联姻很快以失败告终。

卢克莱齐娅的第二段婚姻是与那不勒斯王室联姻。她的丈夫是那不勒斯国王阿尔方索二世的儿子阿尔方索,由于阿尔方索二世的女儿此前已经嫁给了卢克莱齐娅的弟弟,这是一门亲上加亲的婚姻。然而,这场婚事只延续了两年,很快就随着教皇对外政策的变化再次结束。教皇开始与法国结盟,共同对抗法国的敌人那不勒斯。最终,阿尔方索在罗马遇刺身亡。

卢克莱齐娅的第三任丈夫来自费拉拉的埃斯特家族。之所以选择这个家族,无外乎教皇看中的是它的地理位置——凯撒的领地罗马涅的北边,是控制波河流域和通道的重镇。费拉拉公爵埃尔科莱一世一开始是同法国国王路易十二联姻的,但法王还需要借助教皇完成意大利战事,故让步。1502年,卢克莱齐娅与费拉拉公爵的儿子阿尔方索成婚。结果第二年,教皇就去世了,凯撒·波吉亚也亡命天涯。这场政治联姻变得毫无意义。但不管如何,卢克莱齐娅的余生还是留在了这次婚姻框架内,虽然她还有着很多的风流韵事。在亚历山大六世死后,费拉拉与教皇的盟友关系也结束了,阿尔方索与继位的教皇儒略二世一直兵戎相向。但总的说来,不管是哪个教皇在位,他们对费拉拉的野心都昭然若揭,都是为了获得这个兵家必争之地。

波吉亚教皇的女儿卢克莱齐娅,被画家平图吉奥当作女圣人的原型画在了教皇宫的波吉亚房间壁画中。这位女性放荡一生,最后竟也作为费拉拉女公爵而善终

在亚历山大六世还是红衣主教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来自曼图瓦的年轻贵族女子瓦诺莎,使其成为自己的情妇。当时的教皇虽然生活腐化堕落,但还不至于明目张胆地娶妻生子,只得为这个女子安排了一门亲事,嫁给了教廷里的一个小官员,并许诺后者一定的地位。由此,教皇就可以为所欲为地与这个情妇厮混在一起,不再有所顾忌。这段关系维持了将近二十年。瓦诺莎为教皇生下四个子女,包括前面所讲的凯撒、卢克莱齐娅。通过教皇的关系,瓦诺莎也积累了大量的财富,是当时罗马颇有名气的女商人。

到亚历山大六世成为教皇以后,对瓦诺萨越来越没有兴趣,于是换了一个年轻的情妇,这就是来自法尔内塞家族的茱莉亚。这个女子跟他的女儿卢克莱齐娅差不多年龄,也成为了密友。

茱莉亚出自当时声望地位还不高的法尔内塞家族,正是她的身份和运作,成就了一个新兴的家族。通过与教皇长达十年的交往,她成功地使自己的哥哥亚历山德罗晋升为一名红衣主教。在茱莉亚的祖父那一代,法尔内塞家族就开始了上升的道路,一开始作为佣兵,为不同的城市国家作战。到茱莉亚的父亲时,由于与罗马贵族联姻而提高了在罗马的地位,但也仅仅是个贵族而已。茱莉亚成为教皇的情妇,对于这个家族的崛起至关重要。她的哥哥亚历山德罗因为这层关系而得以进入枢机团,法尔内塞家族的财路也因茱莉亚而得以打开,在罗马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为这个家族的崛起奠定了基础。

亚历山德罗成为红衣主教后,仕途一帆风顺,平步青云。即使在亚历山大六世死后,他依然通过自己的能力和自己家族的实力,在教廷中升到越来越高的位置。

1534年,在茱莉亚死后十年的时候,亚历山德罗当选教皇,称保罗三世。他在教皇的位置上坐了15年之久,同波吉亚教皇一样,他也大力提拔自己的家族成员,提升法尔内塞家族的地位。他为其私生子皮埃尔谋取了帕尔马这座艾米丽亚大道上的重要城市,使其成为帕尔马公爵。其势力范围直到西边的皮亚琴察。皮埃尔的儿子则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被祖父任命为枢机主教。保罗三世逐渐建立起法尔内塞家族在意大利的统治,一定程度上也实现了波吉亚教皇未能实现的梦想。

平图吉奥壁画中的波吉亚教皇跪在圣母面前。据称该圣母的原型就是茱莉亚·法尔内塞

波吉亚家族在罗马留下来的是梵蒂冈教皇宫中的波吉亚房间,如今属于梵蒂冈图书馆。他即位之初,委托翁布里亚地区的画家平图吉奥(Pinturicchio)在此绘制一系列壁画,利用了中世纪百科全书中的关于基督教的典故,凸显出波吉亚家族的神圣起源。

其中关于基督复活的壁画中,还描绘了一些戴着羽毛头饰的正在跳舞的裸体男性。这幅壁画作于1494年,恰恰在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2年之后,可以猜测应该是受到了发现美洲的影响,描绘了美洲当地的土著印第安人。这也体现出波吉亚教皇对新世界的关注。他本人也在1494年起草了一份条约——托尔德西拉斯条约,将当时新发现的世界划成了两个部分,分别属于西班牙和葡萄牙,分界线多海里处,也被称作“教皇子午线”。

这些房间在亚历山大六世去世之后便被封锁起来,他的竞争对手儒略二世(1503-1513年在位)对波吉亚家族恨之入骨,他不仅关闭了这些房间,还命人用白色绸布将这些壁画都遮盖起来。为了同波吉亚教皇竞争,儒略二世请来拉斐尔,在自己居住的房间里绘制壁画,以图超过楼下的波吉亚房间。儒略二世的四个房间被拉斐尔画满了精致眩目的壁画,被称作拉斐尔房间,绘画主题包括从古罗马君士坦丁到中世纪再到文艺复兴时期的历史题材,其中有我们熟悉的《雅典学院》等名作,比波吉亚房间要大气磅礴很多。

儒略二世为了同波吉亚竞争,邀请拉斐尔为其居所绘制更加豪华大气的壁画,体现了权力之争

从15世纪初起,随着教皇从法国南部的阿维农回到罗马,教皇和教廷开始了领地化的进程,教皇国逐渐发展成为与世俗君主国和城市国家类似的政治体,教皇也变得与世俗君主一样,积极争夺现世利益。

教皇已经远远不满足于罗马周边和东北边罗马涅地区,虽然这些地区归属教皇国可以一直上溯到查理大帝时期,教廷也通过编造《君士坦丁的敕令》将其追溯至古罗马帝国,以强化对这些地区控制的合法性。此外,教皇对艾米丽亚大道非常渴望,这条通道既是物品运输要道,也是意大利南北方之间的走廊,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因此,在从西斯廷教皇到波吉亚教皇再到后来的法尔内塞教皇,都积极追求对艾米丽亚大道的控制,这条大道上的城市和地区成为他们想方设法获得的地方。最常见的方式就是通过将这些城市和地区封给他们的家族成员,或者通过安排联姻的方式,等待下一代成为这些地区的统治者。利用家族的力量是教皇常见的策略,这已经与当时新兴的法国、英国等国君主毫无二致,教皇也几乎成为了君主,以此下去,教皇统一意大利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意大利从15世纪末到16世纪中叶处于意大利战争中,事实上,这就是一场法国和西班牙针对意大利的争夺战和一场大博弈。教皇在其中如同墙头草,不停地依附于两边,以保证意大利各诸侯国之间的势力平衡,这也是由于其无法单独控制意大利所致。但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教皇产生了自我意识,这种意识由于家族的介入而变得更加强烈。每一任教皇都希望借助家族的努力,将教皇国与特定的领土联系起来,实现对整个意大利的统治,艾米丽亚大道是这个大棋局当中的一个关键棋子。

艾米丽亚大道上的帕尔马,以其Parmigiano奶酪而有名,在16世纪成为法尔内塞家族的领地城市

帕尔马的大教堂和别具一格的洗礼堂,粉红色的大理石使其在整个意大利都显得很特别

标签: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